吴门影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苏州艺术志
查看: 74675|回复: 92

我的天堂——苏州日报《苏周刊》首页摄影作品征集、汇集

  [复制链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发表于 2011-1-7 14: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静中 于 2012-9-17 14:37 编辑

     2011年开始,苏州日报《苏周刊》与吴门影苑摄影网合作,在《苏州刊》首页推出以苏州或者江南人文风光为主题的摄影作品栏目,本贴用来汇集期间的摄影作品和相关美文供大家一起欣赏交流。
2012年征稿继续进行中,欢迎各位摄友热情参与,提供佳作,与全苏州人民一起分享。
征稿要求:
1、
征稿只接受相机拍的数码照片(不接受手机作品),不接受纸质作品投稿。文件格式要求为JPG,彩色、黑白不限,单幅、组图均可,组图数量要求为3至5张。文件不小于2M,长边不小于3000像素。
2、
合成及拼接照片、特技照片,以及其他增加或删减影像内容等影响作品真实性的照片请勿打扰。
3、作品可电邮至苏州日报文艺部
szgg2046@126.comszrbwyb@126.com  并请注明姓名及联系方式。
4、您也可
以在吴门影苑摄影网各板块发表您的作品,
对于在吴门影苑摄影网相应各版块中出现的适用作品,吴门影苑也将择优向苏州日报《苏州刊》提供推荐。
5、所有录用作品,苏州日报将支付作者稿费


评分

参与人数 2金币 +6 收起 理由
过儿 + 1 好主题······
在水一方981 + 5 好消息!好平台!

查看全部评分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1-7 14:4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中 于 2011-1-7 16:17 编辑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

20110107.jpg
梦中的天地
陆文夫
我也曾到过许多地方,可是梦中的天地却往往是苏州的小巷。我在这些小巷中走过千百遍,度过了漫长的时光;青春似乎是从这些小巷中流走的,它在脑子里冲刷出一条深深的沟,留下了极其难忘的印象。
三十八前,我穿着蓝布长衫,乘着一条木帆船闯进了苏州城外的一条小巷。这小巷铺着长长的石板,石板下还有流水淙淙作响。它的名称也叫街,但是两部黄包车相遇便无法交会过来; 它的两边都是低矮的平房,晾衣裳的竹竿从这边的屋檐上搁到对面的屋檐上。那屋檐上都砌着方形带洞的砖墩,看上去就像古城上的箭垛一样。
……
夏日的清晨,我走进这种小巷,小巷里升腾着烟雾,巷子头上的水井边有几个妇女在那里汲水,慢条斯里地拉着吊桶绳,似乎还带着夜来的睡意,还穿着那肥大的、直条纹的睡衣。其实整个的巷子早就苏醒了。退休的老头已经进了园林里的茶座,或者是什么茶馆店,在那里打拳、喝茶、聊天。也有的老头足不出户,在庭院里侍弄盆景,或者是呆呆地坐在藤椅上,把一杯杯的浓茶灌下去。家庭主妇已经收拾了好大一气,提篮走进那个喧嚷嘈哪样的小菜场里。她们熙熙攘攘地进入小巷,一路上议论着菜的有无、好丑和贵贱。直等到垃圾车的铃声响过,垃圾车渐渐地远去,上菜场的人才纷纷回来,结束清晨买菜这一场战斗。
……
你慢慢地向前走啊,沿着高高的围墙往前走,踏着细碎的石子往前走,扶着牌坊的石柱往前走,去寻找艺术的世界,去踏勘生活的矿藏,去倾听历史的回响……

http://epaper.subaonet.com/szrb/20110107/index.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1-7 14: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中 于 2011-1-14 18:04 编辑

2011年1月14日(星期五)
摄影:风帆
ff.jpg


这样瑰丽的一日春光,又正是星期日,我想起冷清清的虎丘山上,一定是游人如织了。
    苏州狭小的街道,真令人对之摇头。这种曲曲折折的小巷,要两手束在袖子里踱踱方步才见合适,远远听一声吆喝声,二个人抬一顶轿子慢慢走过去,那你还可以向轿帘里望望,是一个八字须老爷,或者是二八佳人。但是一有了人力车,这种街道便不行,车子比轿子快,横冲直撞,叫人躲闪不迭;尤其是雨天,真是讨厌死人,便是最阔大的街道,也令人感不到明朗的气氛,总是旌旗蔽空、锣鼓喧天的。但是一出了金阊门,便有了异样的感觉,道路是那样阔,路旁又没有普通的房子。过了西园,就得一望无际,只有虎丘山塔呈于你眼前了。
    虎丘道上有许多交通的器具。骑马当然最合适没有,尤其是有爱人而不是娇怯怯的,应该帽丝鞭影,做一回走马王孙;即使不娴骑术,就是并辔走走,也不辜负那一条奉供跑马的道路。至于汽车,我当然也是赞成的,有些人以为汽车是近代文明的产物,和中国的山水不配,我却不以为然,至少汽车是机械的奴隶,要比轿子、人力车或是马车好得多。但是在虎丘山道上驶汽车,那不免有些笨拙,短短的路,风驰电掣就过去了,七里山塘的景色,就无从领略起,岂不可惜。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约几个年轻的朋友骑自行车去,路既不远,决不会吃力,又不会像骑马那样累。
(节选自周黎庵《春天的虎丘道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5: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1月21日(星期五)
摄影:瞿金根
20110121.jpg

  □苏 童
    记忆中的冬天总是很冷。西北风接连三天在窗外呼啸不止,冬天中最寒冷的部分就要来临了。母亲把一家六口人的棉衣从樟木箱里取出来,六个人的棉衣、棉鞋、帽子、围巾,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们必须穿上散发着樟木味道的冬衣,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必须走到大街上去迎接冬天的到来。
    冬天的街道很干净,地上几乎不见瓜皮果壳之类的垃圾,而且空气中工业废气的气味也被大风刮到了很远的地方,因此我觉得张开鼻腔能闻见冬天自己的气味。冬天的气味或许算不上一种气味,它清冽纯净,有时给鼻腔带来酸涩的刺激。街上麻石路面的坑坑洼洼处结了厚厚的冰,尤其是在雪后的日子,路人们为了对付路上的冰雪花样百出,有人喜欢在胶鞋底上绑一道草绳来防滑,而孩子们利用路上的冰雪为自己寻找着乐子,他们穿着棉鞋滑过结冰的路面,以为那就叫滑冰。江南有谚语道,下雨下雪狗欢喜。也不知道有什么根据,我们街上很少有人家养狗,看不出狗在雨雪天里有什么特殊的表现,我始终觉得这谚语用在孩子们身上更适合。孩子们在冬天的心情是苦闷的寂寞的,但一场大雪往往突然改变了冬天乏味难熬的本质,大雪过后孩子们冲出家门冲出学校,就像摇滚歌星崔健在歌中唱的,他们要在雪地里撒点野,为自己制造一个捡来的节日。 (节选自苏童《关于冬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19: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门影苑村委会 于 2011-1-28 19:36 编辑

2011年1月28日(星期五)
摄影:阿清
aq.jpg

□叶圣陶
    说到航船,凡是摇船的跟坐船的差不多都有一种哲学,就是“反正总是一个到”主义。反正总是一个到,要紧做什么?到了也没有烧到眉毛上来的事,慢点儿也呒啥。所以,船夫大多衔着一根一尺多长的烟管,闭上眼睛,偶尔想到才吸一口,一管吸完了,慢吞吞捻了烟丝装上去,再吸第二管。烟吸畅了,才起来理一理篷索,泡一壶公众的茶。可不要当做就要开船了,他们还得坐下来谈闲天。直到专门给人家送信带东西的“担子”回了船,那才有点儿希望。好在坐船的客人也不要不紧,隔十多分钟二三十分钟来一个两个,下了船重又上岸,买点心哩,吃一开茶哩,又是十分或一刻。有些人并没有买什么,可是带了一张源源不绝的嘴,还没有坐定就乱攀谈,挑选相当的对手。在他们,迟些儿到实在不算一回事,就是不到又何妨。
    ……
    坐得无聊,如果回转头去看艄篷里那几个老头子摇船,就会觉得自己的无聊才真是无聊。他们一推一挽距离很小,仿佛全然不用力气,两只眼睛茫然望着岸边,这样地过了不知多少年月,把踏脚板都踏出脚印来了,可是他们似乎没有什么无聊,每天还是走那老路,连一棵草一块石头都熟识了的路。两相比较,坐一趟航船慢一点儿闷一点儿又算得什么。坐航船要快,只有巴望顺风。风最大的时候,苏州到甪直三点半钟就吹到了。但是旅客究竟是“反正总是一个到”主义者,虽然嘴里嚷着“今天难得”,另一方面却似乎嫌风太大船太快了,跨上岸去,脸上不免带点儿怅然的神色。 (节选自叶圣陶《三种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2-25 13: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20110218jz.jpg
苏州年味

□艾 雯
    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中曾说:“文化的艺术,就是悠闲的艺术——凡是用他的智慧来享受悠闲的人,也便是受教化深的人。 ”我不敢说是不是受教化最深,但中国人过去一向就崇尚悠闲生活,而苏州人正是那种最懂得领略悠闲生活的乐趣的人。因此,过年这样一个重大的节日,对一向生活在悠闲情绪中的人们来说:不啻是水乡三百九十条潺缓流水涌升的一个高潮;是悠扬婉转的丝竹声中一支高昂、热烈的进行曲。
    时令一进入腊月,年的序曲就开始了:这时风雅的男士们依然还可以保有那份闲情逸致,兴趣来时,磨一砚台浓墨,好整以暇的写几副春联,描两帧斗方,或者画几幅淡彩花鸟,以备和合窗上、床档子上换一换新;而运筹帷幄,策划安排的,不是老太太就是当家少奶奶,虽然年年相似,调度上却不能有点参差,步骤上也不能有一步错乱,事关一家的福祉,来年的运气呢!
    办年货不用看通书,但最好能拣一个晴朗的日子。西北风刮在脸上辣呼呼的,淡淡的冬阳还是给人一个开朗的好心情。好心情要用来记那长长的一纸清单,包罗了自己食用的、待客的、贮藏的、敬神祭祖的、应用的东西,如糖食、干果、糕点、腊味等食物,和香烛、炮仗、红纸、钱粮以及各种物什,精致的糖果点心要去采芝斋、稻香村,野荸荠、香炮钱纸照顾王大吉,只有大量的干果什粮,外婆每年总是带了老阿妈到阊门城外的南货批发行去采购。我最喜欢跟着去,一则难得有机会去一次城外,看看挤来攘去提着篮子,背着口袋,挑着箩筐办年货的人;看看浜河里来来去去的小船,满载着稻柴、蔬菜、鸡鸭还有臭烘烘的大粪。忽然间“轧船”了,彼此不相让,却又怕沾了“黄金万两”,大家吵吵嚷嚷,正像“打翻了鸭船”,好不有趣!其次南货行的老板最懂和气生财,除了摆一柜台样品请客人品尝,从来不忘记招待小客人,南枣、桂圆、板栗、长生果(花生)一大堆,当场吃不完,还帮忙给塞在口袋里带走。当大家满载而归,坐在黄包车上,只见两根车杠在车手里跷得好高好高,我一路只担心载得太重了,不要拉过大街小巷那数不清的石桥时,来一个元宝翻身,那才是新年大发财哩!
    (选自艾雯《乡心新岁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2-25 13: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2月25日(星期五)
左眼20100225.jpg
摄影:左眼(戈洪老师)

问梅花消息

    □周瘦鹃
    一九五四年春,因春寒甚厉,梅花也就迟迟未放。我天天望着园子里二十多株梅树和四十多盆梅桩,焦急不耐,而梅蕊为春寒所勒,老是不肯开放。这真如清代尤展成《清平乐·咏梅蕊》一词所谓:“烟姿玉骨,淡淡东风色。勾引春光一半出,犹带几分羞涩。陇头倚雪眠霜,寒肌密抱疏香。待得罗浮梦破,美人打点新妆。 ”它们犹带几分羞涩,而我却望穿秋水了。
    立春以后,连下了两次春雪,雪又相当大,因此梅花也受了影响,欲开又止。我也以梅花怕寒为虑,真欲向东皇请命,快把温暖的春风来嘘拂它们啊。
    这一个月来,每逢亲友,他们总是向我探问梅花消息,倒像唐代王摩诘的那首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
    我对于这样的问讯,答不胜答,只得以尚有十天半月来安慰他们。直到农历二月初,才见爱莲堂和紫罗兰庵中陈列着的十多盆大小梅桩,陆续开放起来;我忙向亲友们报了喜讯,于是臣门如市,都来看“美人打点新妆”了。而我园梅丘、梅屋一带,因坐南面北,梅花开得更迟,除红梅渐有开放外,白梅绿萼梅还是含苞。
    梅花延迟了一个月,终于在农历二月下旬烂烂漫漫地开起来,可是已使人等得有些儿不耐烦了。梅开在百花之先,所以在花谱中总是居第一位;而它的品格,在百花中也确有居第一位的可能。古人曾说:“水陆草木之花,香而可爱者甚众,梅独先天下而春,故首及之。 ”先天下而春,就是梅花的可爱与可贵之处。
    农历二月二十五日起,梅屋、梅丘一带的十多株梅树,全都盛开,就中以全白而单瓣的江梅为多,如宋代范成大所谓的疏瘦有韵,得荒寒清绝之趣。此外如绿萼梅、淡红梅、朱砂红梅、胭脂红梅和日本种的鹿儿岛梅、乙女梅等,点缀其间,蔚为大观,从梅屋门前向下一望,自成丽瞩。朋友们称之为“小香雪海”,我说不敢称海,还是称之为“香雪溪”吧。
    真可谓:“冷艳幽香入梦闲,红苞绿萼簇回环。此间亦有巢居阁,不羡浦仙一角山。 ”
(编选自《拈花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3-11 08: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中 于 2011-3-11 08:43 编辑

2011年3月4日(星期五)
摄影:yushanshi
20100304.jpg

诗巷,时光在静静地等待
□袁 殊
    从前田汉先生写过《苏州夜话》的短剧,是否已够表现了苏州的情绪,记忆已经模糊;是否与我现在的体味相同?一时也说不上来。
    曾有人赞美过苏州,说这是东方的威尼斯。又有人说是和日本的旧城名古屋仿佛。可惜这东西两大名胜之地,我都没有到过,也难于说出比较。
    我在苏州,快三年了。因为不是一个居民,所以对于迷蒙的苏州生活,尚无真实的体验。但因为接触过这古城的桥河塔影,曾因这印象引起过诗兴,写了题为《长街陋巷》的诗。黯长的陋巷,栉比的居屋,黑灰的门墙;而在这些并不雄伟高大的门墙之内,也许有数进深度的画栋雕梁,也许有幽篁小院,在散置的太湖石之间隙里,种植着玉簪,或盆兰,或梅桩。短墙之阴,长着老年的大叶的芭蕉,楠木大柱的厅堂,铺着破碎的大方地砖,而寂寞冷落,阒然无人的踪影,好像是没有人住似的。
    其实是住着人的。年轻的大概都是出外去了。年老的大概是从朝至暮都坐在“吴苑”深处,在幽然饮茶,谈是非,鼓动着市井之谣,品评官府的贪廉得失,道说米价。也许从昼食后,他们就耽搁在浴室里了。女的呢,也许是一面在嗑着瓜子,听无线电里的弹词,“英烈传”或者是“珍珠塔”。他们就这样的打发着光阴。不是他们在迎接时间,而是时间在等待他们。而且,好像是多长久的年月以来,就这样在等待着似的。
    这些人,或许就是历代书香,簪缨世裔,有年成不好的租米可收;有旧书、骨董、字画可摩挲;或挤到玄妙观去吃零食;再不然到观前买一小包糖果带回家,细细的咀嚼着日子,纤巧乖致,盘算着东邻西舍的人情,又好像自己是不存在似的。
(编选自《袁殊文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3-11 08: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3月11日(星期五)
摄影:一飞
20110311.jpg

人家尽枕河 水巷小桥多
□陆文夫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凡是到过或听说过苏州的人,都会想起杜荀鹤的这首诗。
    苏州人家枕河而居,水巷、小桥、流水……这些都不是用以吸引游客,发展旅游事业的人造景观,是自然形成,天人合一。伍子胥造苏州城的时候就相土尝水,就把水的问题放在了第一位。当年的阖闾大城有八个陆城门,八个水城门,那就说明城中的河道与街道差不多是相等的。到了唐、宋,那城内的街道和水道就十分整齐了,这可以从宋代的碑刻《平江图》上看得出来,城内的河道南北向的有6条,东西向的有14条,街巷与河道平等,一户人家,往往前门是街巷,后门是河道。门前可以乘车,门后可以上船。形成了前街后河,双棋盘的城市格局。河多桥也多,白居易写道:“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唐代苏州城里的桥多为木桥,桥栏漆成红色,称为红栏。如果说苏州城里没有这么多的河,你很难想象苏州人会活得如此滋润,更谈不上什么繁荣和发展了。
    所谓的“人家尽枕河”有两种,一种是枕在大河之畔,只能算是沿河;还有一种枕河人家是真的枕河了。那河道比较狭小,两岸的小楼临水而筑,形成了一种水巷。水巷的上空还可以架一顶廊桥,称之为飞虹,把两边的房屋连在一起,说明这两边的房屋是归一户人家所有。水巷、小桥、飞虹都可以入画,吟诗。其实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是被那“古宫闲地少”逼出来的。
    苏州的小巷和水巷齐名,据不完全统计,直至80年代还有一千多条小巷(弄、里)。这些小巷各式各样,宽的可以走高头大马,八人大轿,狭的只容一人走过,名称就叫“一人弄”。
    你在苏州的小巷中漫步,在那些还没有被改造过的小巷中漫步,如果没有摩托车和助动车从你的身边驶过,你就不会想到是今天,只会想起过去,只会想起历史,想不到股票和超市。有些小巷被苏州人称为小街,那小街的当中还铺着长长的石板,下雨时,那石板下面还会有流水淙淙作响,会使你想起这里曾经走过八人大轿,曾经走过高头大马,那是状元在跨马游街,那是岳飞被召回临安,是况钟在暗访“娄阿鼠”,是林则徐在查禁鸦片铺,是唐伯虎在那里卖画,还是冯梦龙又到什么地方去访书。
    (编选自陆文夫 《老苏州:水巷寻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3-18 11: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3月18日(星期五)
20110318.jpg

庭院深处花似锦

    □梦飞子
    大自然的创造力,真使人惊叹,竟然孕育出了花儿这样美好的事物。苏州人素来爱花,在苏州人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可以找到花香花影;苏州人与花,真可谓结下了不解之缘。
    “江南三月花如烟,艺花人家花里眠。翠竹织篱门一扇,红裙入市花双鬟。 ”这首叫作《山塘种花人》的诗,描画出一幅苏州花农田园诗般的生活画面,真是美极了。不过,在苏州,“花里眠”的又岂仅是“艺花人家”,苏州人都喜欢与花同住同眠,苏州的旧宅,大多带有庭园,这庭园就是用来叠山凿水种花植草的,所以历来苏州的私家花园特别多,有“园林甲天下”的美誉。没有园林的一般人家,也定然要在天井里砌个花坛,植几枝春兰,种数丛秋菊。客厅、居室、书斋等处,也总少不了盆花点缀,考究一点的还有专门用来放花盆的红木花几。苏州人就是如此,把大自然迎进家中,让花儿开在身边,尽情地欣赏美,享受美。
    苏州历史上很有几个爱花出名的人。大名鼎鼎的“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寅唐伯虎便是一个。他看透了世态炎凉,“只爱桃花不爱官”,卅七岁以后便在苏州城北桃花坞的桃花庵内读书卖画。他不求仕途通达,只求与花为伍,“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须花下眠”,“不愿鞠躬车马前,但愿老死花酒间。 ”确实,在苏州百姓眼里,雨露和日月哺育出来的花草,比之于民脂民膏养肥的权贵,不知要美多少倍,干净多少倍。清代嘉庆年间的旅苏僧人钱堉,以“梅花和尚”自号,生前就在虎丘作好生塘(即墓穴),左右都种上梅花,死后就长眠于花树丛中。
    苏州人不但善于经营大花园,还善于经营“小花园”——盆景。苏州盆景构思精巧,或藏或露,或浅或深,虚实相间,参差错落,咫尺之间,气象万千,真是“半寸青松虬干古,一拳文古藓苔苍,盆里画潇湘”,将壮丽的大自然缩至径寸,常置身边。已故的著名作家周瘦鹃先生,就曾在苏州经营“紫罗兰庵”,亲手培植花木水石盆景,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浇灌了这些艺术珍品。我曾有幸在紫罗兰堂和慕园观赏过他的盆景精品。只遗憾,十年动乱中,花草也成了罪由,种花养草便是大逆不道,紫兰庭院被夷为荒墟,连慕园也从苏州地图上消失了。但苏州人对于自然的爱,对于花草的爱,毕竟是无法禁绝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今天在万景山庄,在拙政园,在狮子林,在千家万户的庭园里、阳台上,万千盆景又展示了“立体的画,无声之诗”的无限魅力;作为全国四大流派之一的苏州盆景,依然为国内外群众所欢迎。
(编选自梦飞子《水乡花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1-3-28 14: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20110325.jpg
摄影:醉意江南

诗人的情趣田园 百姓的湖山胜景
□郑振铎
    前年从太湖里的洞庭东山回到苏州时,曾经过石湖。坐的是一只小火轮,一眨眼间,船由窄窄的小水口进入了另一个湖。那湖要比太湖小得多了,湖上到处插着蟹篱和围着菱田。他们告诉我:“这里就是石湖。”我跃然地站起来,在船头东张西望的,想尽量地吸取石湖的胜景。见到湖心有一个小岛,岛上还残留着东倒西歪的许多太湖石。我想:“这不是一座古老的园林的遗迹么? ”
    是的,整个石湖原来就是一座大的园林。在离今八百多年前,这里就是南宋初期的一位诗人范成大的园林。他和陆游、杨万里同被称为南宋三大诗人。成大因为住在这里,就自号石湖居士,“石湖”因之而大为著名于世。杨万里说:“公之别墅曰石湖,山水之胜,东南绝境也。”我们很向往于石湖,就是为了读过范成大的关于石湖的诗。“石湖“和范成大结成了这样的不可分的关系,正像陶渊明的“栗里”,王维的“辋川”一样,人以地名,同时,地也以人显了。成大的《石湖居士诗集》,吴郡顾氏刻的本子(1688年刻),凡三十四卷,其中歌咏石湖的风土人情的诗篇很不少。他是一位中国文学史上重要的田园诗人,继承了陶渊明、王维的优良传统,描写着八百多年前的农民的辛勤的生活。他的《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就是淳熙丙午(1186年)在石湖写出的,在那里,充溢着江南的田园情趣,像读米芾和他的儿子米友仁所作的山水,满纸上是云气水意,是江南的润湿之感,是平易近人的熟悉的湖田农作和养蚕、织丝的活计。就如他写道:“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
    去年春天,我又到了石湖。我们远远地望见了渺茫的湖水,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水波不兴,万籁皆寂。渐渐地走近了,湖山的胜处也就渐渐地豁露出来。太阳光照在粼粼的湖水上面,闪耀着金光,就像无数的鱼儿在一刹那之间,齐翻着身。绿色的田野里,夹杂着黄色的菜花田和紫色的苜蓿田,锦绣般地展开在脚下。“正在准备把这一带全都绿化了,已经栽下不少树苗了。”陪伴着我们的一位苏州市园林处的负责人说道。
    果然有不少各式各样的矮树,上上下下,高高低低地栽种着。不出十年,这里将是一个很幽深新洁的山林了。他说道:“园林处有一个计划,要把整个石湖区修整一番,成为一座公园。 ”当然,这是很有意义的,而且东山一带已将成为上海一带的工人的疗养区,这座石湖公园是有必要建设起来的。
    他又说道:“我们要好好地保护这一带的名胜古迹,范石湖的祠堂也要修整一下。有了那个有名的诗人的遗迹,石湖不是更加显得美丽了么? ”
    事隔一年多,不知石湖公园的建设已经开始了没有?我相信,正像苏州——洞庭东山之路的公路一般,勤劳勇敢的苏州市的人民一定会把石湖公园建筑得异常漂亮,引人入胜,来迎接工农阶级的劳动模范的游览和休养的。
(编选自郑振铎《石湖》,原刊于1958年1月4日《人民日报》)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454

帖子

1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2719
威望
143
创作热情
1426
金币
1562

管理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1-4-1 14: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年4月1日(星期五)
20110401.jpg
摄影:天龙座

那把桔黄色的纸伞
□唐炳良
    江南多雨。江南的路,也常常是雨天的路。
    我读小学时,最早使用的雨具是一只箬笠。箬笠有锅盖那么大,箬笠下的我很小,斜风细雨,我在田野上走着,像一枚小小的图钉在桌面上缓缓移动。一阵狂风吹来,这枚图钉会倾斜过去,箬笠下的我斜斜地立定不动,用全身力气顶住那一阵狂风。趁这机会回头看看,我的母亲还站在雨中目送我上学,母亲的姿势,像在帮我用力顶住那一阵狂风。
    我冲母亲一笑。我想我的笑容是灿烂的。
    升入二年级时,我身体长高了一点,就改用一把布伞上学了。这种布伞很结实,上了桐油,毛竹伞骨根根粗壮,即使被风吹翻,也不必担心它会撑破。也正因为这一点,我的母亲总关照我,过桥时一定要把伞收起来。村里有个孩子,也是使用这样一把布伞,过村外那座石桥时突遇狂风,当时他只想着不能丢掉那把伞,死死抓住不放,结果连人带伞掉入河中。幸亏他是会凫水的。
    上高中时,我得到一把纸伞。这种伞不如布伞经久耐用,然而轻巧、美观,这正是我早就希望得到的。伞面由多层丝棉纸经胶水粘合而成,伞骨细密、精致,所谓“千根骨子撑把伞”,指的就是这种伞。我那把伞是桔黄色的,这也是我十分喜欢的一种颜色。想来那时,我已长成一位少年,也比较爱惜物品,我的母亲才舍得给我买了这把伞。好几次我走在上学的路上,天气时雨时晴,我那把伞也忽而撑开,忽而收起,心里无端地竟有一种喜悦。我并且想象,今后我要走很远的路,我愿意只带很少的行囊,但必定夹着这样的一把伞,在路上走。
    我读高中时是住校的。我记得头两个星期的星期一,恰巧都是雨天,我是撑了雨伞出门的。第三个星期早晨起来,是个大晴天,我已走到外面,我的母亲却忽而出现在我面前,两手藏在身后,含笑望着我,说:“你忘了带什么? ”
    我一愣,说:“伞么?可是今天是不下雨的。 ”
    母亲依然微笑着,目光中正含着无限的期待,说:“今天是不下雨,可要是到了回家那天,忽然下雨呢? ”
    她把身后的一只手伸过来——正是那把桔黄色的雨伞。
    我这才记住,除了出门,回家也是要用到雨具的。
    从那时到现在,过去了整整34年。今天我和母亲,被漫漫的江南路阻隔。
    多年来我似乎一直在寻找一把桔黄色的纸伞。如果今天商店里还有那种伞出售,我一定立即就去买来,然后选择一个雨天,撑着它,回去探望我那衰老的母亲。
(编选自唐炳良《雨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关于我们|小黑屋|吴门影苑 ( 苏ICP备08004136号 苏公网安备32050802010783号 )

GMT+8, 2019-10-23 21:13 , Processed in 0.13549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