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门影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苏州艺术志

我的天堂——苏州日报《苏周刊》首页摄影作品征集、汇集

  [复制链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1-20 12: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1月20日,苏州刊200期
苏州刊200-1.jpg

苏州刊200-2.jpg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2-10 15: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20120210.jpg

摄影:老珠老师

江南的船·渡船


  □金曾豪
  常见的渡船形状挺怪,宽,深,却短,有头无艄,仿佛是从某条船上锯下来的,使人想起剁下来的鱼头。
  这种残缺感是因为我们脑子里有一个既定的概念。其实,这也是一条完整的船,是不可以和鱼头相比的。
  渡船的形状约定俗成于何时何典?都不知道。就逗引人去猜想或考证。
  大概和西方神话中的诺亚方舟没什么关系,猜想渡船的愣样子是只讲实用不讲美观的结果。渡船行驶的路线和行船的路线是相交的,如果渡船也是一副苗条的样子,对行船来说会很碍事。如果是这样,那么渡船的“求实”和“扎实”的态度是堪称赞的。
  渡船的半截子形态不知怎么的会给人一种匆忙而勤勉的感受。这和一般身在旅途的人的心态暗合。既已上路,就得一往无前。
  艄公大多是年长男子,一副稳重神情,可以依赖。人问个讯,他答得认真,尽量为你着想。人得了前途的准讯,心里踏实,可以利用过渡这个时间看看风景,点一支烟悠闲片刻。同渡中有小男孩,吵着要撒尿,翘翘的往浪里射,弄出一路悦耳的水声。小男孩很开心,很自豪。匆忙的赶路人觉得这个人间挺滋润的。
  人到彼岸,再回头看船,这船竟有了一种质朴的、亲近人的美意了。
  如果渡口僻,河水又缓,渡船可以不用艄公。船头一根长绳拴在彼岸,人在岸上把船拉到身边,上船,再在船上拉动连着对岸的绳,就可以渡河了。人称这为“拉拉渡”和“揉揉船”。“揉”是方言,拉扯的意思,说出来声音挺亲昵的。
  这么个“自助过渡”,你就不会忘记这两句诗了: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是古诗,可见这是一种古典的风景。
  (选自《江南味道》)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2-17 11: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2月17日(星期五)
20120217.jpg
摄影:秋波老师

太湖之畔熏豆茶

  □吕锦华
  熏豆茶仅仅在太湖南滩一带流传。
  这是一种别有风味的饮茶习俗。这习俗在这块多水美丽的土地上已经流传了多少年尚无记载。也许,和这块土地一样的古老。
  太湖南滩方圆几十里是有名的蚕乡。它与浙江省毗邻,处在江浙两省的交界地带。在岁月漫长的更迭中,它与浙江的南浔、湖州、乌镇等,因气候温暖、雨水充沛、桑树成海而逐渐成为一方得天独厚的种桑养蚕缫丝的富饶之地。自古以来这里流传着这样的诗句:“四面湖光绕,中流塔影悬,荻塘西去路,蚕事胜耕田。”
  生活的富足使这块土地浸润在一种安祥温馨的氛围中。人们开始细细品味生活打发日子。于是,在这一带的蚕农,以至后来影响到这一带古镇上生活的居民,都把喝熏豆茶看作是生活中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了。除了亲朋好友来访作为一项很隆重的礼节必须泡上一碗,甚至两碗熏豆茶招待外,左邻右舍、村与村之间还常常用喝熏豆茶的形式进行互相之间的串门、访问、玩乐和各种交流。
  熏豆茶的冲泡十分讲究,体现了这一带蚕农对生活的要求。熏豆茶一般由熏青豆、胡萝卜丝、黑豆腐干、芝麻和上等的绿茶冲泡而成。也有更讲究者,外加桔皮、笋尖、青橄榄一枚揉在其中冲泡。这熏豆取的是刚丰满、色泽尚绿的嫩青豆熏烤而成;这水取的是没有一丝儿杂质的太湖水,而且得现煮现冲;这柴火,用的是冬天从桑树上修剪下来晒干的枝枝丫丫,烧起来无烟无杂味。在这一带乡村走访,可以看到几乎家家灶屋的墙壁上都留出一小方壁洞,里面分两层,下面置柴火,上面放一只盛水的紫铜壶,客人来了柴火便点着了。不多一会水便吱吱唔晤叫起了,你几乎还没把访亲拜友的一些客套话讲完,一碗香味扑鼻、色彩纷呈的熏豆茶已经递到了你面前。这熏豆,绿绿圆圆的像一颗颗珍珠;这萝卜丝,红红的卷曲着;这黑豆腐干切成了方方细细的末粒,像一枚枚精致可爱的小印章; 还有漂在上面的白芝麻和碧螺春的叶片在微黄的茶水中忽沉忽浮舒展着身子。望之,你就已经心花怒放了;待得喝上一口,那咸中带甜、甜中带鲜、鲜中带涩,涩中又回味无穷的味儿,着实可以让你醉了。面对这样一碗色、香、味俱佳的茶水,你只觉得富饶的蚕乡、蚕乡的富饶再不是挂在嘴上贴在墙上;一切,都在香香甜甜、清香扑鼻的茶水中品味到了。
  水乡的黄昏是迷人的。而喝熏豆茶的风俗,又给这迷人的水乡增添了无限乐趣和热闹。薄暮淡霭里有远远近近的渔船泊在湖边补网晾网。风拂清波,波拍岸壁,那幅宁静的图卷、那份轻轻的涛语令人心醉。而就在这时,这头那头便响起了吴侬软语的甜甜的喊声:“喂,今晚到我家来喝茶喽———”喊声此起彼落,使宁静的村落一下子又喧闹起来。就像它能把大大小小的木船从小小大大的半月形的桥洞送往四面八方一样,它也能把人的大大小小的烦恼搓成丝丝缕缕的云烟送到远远不可知的地方,消散得无影无踪。于是,灯光桨声中的太湖小村,便被一团团的笑声包围了,被一缕缕熏豆茶的香味包围了,直到夜阑更深方才散去。
  每年农闲时节走村串户的喝茶行乐在蚕乡极为盛行。人们在喝茶的同时再配以说说唱唱的民间娱乐,使疲劳的身子得到恢复,又使闲着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遇上村与村之间有一些农事什么的需要商量,在这样一种特定的亲切的气氛中进行也就顺利好办多了。 编选自《人生风景线》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2-24 1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20120224.jpg

去东山吃螃蟹


  □叶兆言
  苏州的朋友登高一呼,饕餮之徒四面八方,风尘仆仆赶往东山。秋风初起,螃蟹们膏红肉肥,大快朵颐的日子到了。
  人多则势众,在车上纷纷起哄,七嘴八舌,谈论文人何时开始吃螃蟹。问题貌似简单,照例不会有答案。能想起的是“蟹六跪而二螯,非蛇蟮之穴无可寄托者也”。这是古代散文名篇《劝学》中的原话,意思是说,读书须持之以恒,要实实在在地靠自己去努力。想不明白二千多年前的先贤笔下,螃蟹为什么会六条腿,唯一的解释是没吃过。没吃过梨子,不知道梨子滋味,没吃过螃蟹,数不清几条腿。那年头,螃蟹肯定很多,多了就不稀罕。据说荀子是个长寿老人,常干些祭酒之类的差事,这活搁在当时,非德高望重的长者,不能干。孔老夫子肉不正不食,荀子他老人家自然也不屑于螃蟹。
  文人不是古代圣人,喜欢吃螃蟹。不仅文人,很多人都喜欢。平民百姓,领导干部,皆有爱蟹之心。文人的特别之处,在于自欺欺人,讨了嘴上便宜,又想获得心理安慰。丰子恺先生信佛茹素,荤腥中唯有螃蟹一味,不忍丢下。可惜“四人帮”粉碎的前一年,他已经仙逝,否则可以借机痛吃一顿,以示隆重庆祝。“四人帮”太霸道,与螃蟹的横行正好仿佛。
  按照我的傻想法,文人喜欢吃螃蟹,首先还是因为这玩意不值钱。历史上的文人,通常不是有钱的主,囊中羞涩,却希望风雅,螃蟹便是好的选择。李白“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毫无富贵之气。周恩来读书的岁月,“扪虱倾谈惊四座,持螯下酒话当年”,更是一副穷学生模样。
  记忆中,儿时并不喜欢吃螃蟹,嫌太费事。后来螃蟹昂贵了,这一值银子,便舍不得放弃。物以稀为贵,如今好螃蟹的高价位,我不说,地球人也都知道。时代不同,丑小鸭成了白天鹅。这次品尝的螃蟹,是精品中的精品,都说太湖流域,就数东山这一区域最好,生长的自然条件也最优越。地灵蟹杰,产于此地的螃蟹,绝大多数送往香港,香港人嘴馋,嘴刁,知道该吃什么样的螃蟹。
  对于螃蟹我始终是外行。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能吃了几只正宗的好螃蟹,嘴角边流过口水,立刻冒充内行胡说八道。当地形容人不会吃螃蟹,叫牛吃蟹。说到这个,真有些对不住东道主,我就是一头牛,傻乎乎只知道吃,螃蟹好在什么地方,听专业懂行的说一大堆,还是不太明白。
  事实上,让人耿耿于怀和忿忿不平,是如此这般的上等好螃蟹,凭什么都让香港人享受。凭什么,难道因为人家口袋里有钱,有更多的港币。在商品社会,酸腐的小心眼显然不合时宜。文人的气量很小,我也不能例外。不管怎么说,让螃蟹重新为人民服务,回到普通老百姓的餐桌上,毕竟还是值得期待。 (选自《水乡》)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3-9 19: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中 于 2012-8-8 10:12 编辑

2012年3月2日
20120302.jpg
摄影:张炎龙
茶 话

  □周瘦鹃
  茶,是我国的特产,吃茶也就成了我国人民特有的习惯。无论是都市,是城镇,以至乡村,几乎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茶馆,每天自朝至暮,几乎到处都有茶客,或者是聊闲天,或者是谈正事,或者搞些下象棋、玩纸牌等轻便的文娱活动,形成了一个公开的群众俱乐部。
  茶有“茗”、“荈”、“槚”几个别名。据《尔雅》说,早采者为茶,晚取者为茗,荈和槚是苦茶。吃茶的风气始于晋代。晋人杜育,就写过一篇《荈赋》,对于茶大加赞美;到了唐代,那就盛行吃茶了。
  茶树的干像瓜芦,叶子像栀子,花朵像野蔷薇,有清香,高一二尺。江苏、浙江、福建、安徽各省,都是茶的产地,如碧螺春、龙井、武夷、六安、祁门等各种著名的绿茶、红茶,都是我们所熟知的。茶树都种于山野间,可是喜阴喜燥,怕阳光怕水,倘不施粪肥,味儿更香。绿茶色淡而香清,红茶色香味都很浓郁,而味带涩性。绿茶有明前、雨前之分,是照着采茶的时期而定名的,采于清明节以前的叫做明前,采于谷雨节以前的叫做雨前,以雨前较为名贵。茶叶可用花窨,如茉莉、珠兰、玫瑰、木樨、白兰、玳玳都可以窨茶,不过花香一浓,就会冲淡茶香,所以窨花的茶叶,不必太好,上品的茶叶,是不需要借重那些花的。
  吃茶有什么好处,谁也不能肯定。茶可以解渴,这是开宗明义第一章,有的人说它可以开胃润气,并且助消化,尤以红茶为有效。可是卫生家却并不赞同,以为茶有刺激神经的作用,不如喝白开水有润肠利便之效。但我们吃惯了茶的人,总觉得白开水淡而无味,还是要去吃茶,情愿让神经刺激一下了。
  在明代时,苏州虎丘一带也产茶,颇有名,曾见之诗人篇章。王世贞句云:“虎丘晚出谷雨后,百草斗品皆为轻”。徐渭句云:“虎丘春茗妙烘蒸,七碗何愁不上升。”他们对于虎丘茶的评价,都是很高的。可是从清代以至于今,就不曾听得虎丘产茶了。幸而洞庭山出产了碧螺春,总算可为苏州张目。碧螺春本来是一种野茶,产在碧螺峰的石壁上,清代康熙年间被人发现了,采下来装在竹筐里装不下,便纳在怀里,茶叶沾了热气,透出一阵异香来,采茶人都嚷着“吓杀人香”。原来“吓杀人”是苏州俗话,在这里就是极言其香气的浓郁,可以吓得杀人的。从此口口相传,这种茶叶就称为“吓杀人香”。康熙南巡时,巡抚宋荦以此茶进献,康熙因它的名儿不雅,就改名为“碧螺春”。此茶的特点,是叶子都蜷曲,用沸水一泡,还有白色的细茸毛浮起来。初泡时茶味未出,到第二次泡时呷上一口,就觉得“清风自向舌端生”了。
  (节选自《茶人茶话》)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3-9 19: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3月9日(星期五)
20120309.jpg
摄影:慢悠悠


  □范烟桥
  春节里,从乡村来的老婆婆,喜形于色地告诉我:“村里有了电灯了,我活了七十多岁,做梦都没有见过这样天大的喜事。”我因为常在电灯下生活,不感到新奇。但体味她的喜悦之情,就能推想到村里必然有许多新事物伴随着电灯而涌现。他们的物质生活不断改善,是想象得到的。因此也勾引起我的一些回味。
  我虽然生长在距离苏州仅有三十多里的小镇,毕竟是比较落后的。五分之一的岁月,是在菜油灯下过着夜生活。童年,总是如豆的孤灯,伴着我读书。母亲一边做女红,一边讲“灯花婆婆”之类的故事,使我倦欲眠的情态,得到兴奋,顿时精神振作起来。父亲说古人读书的刻苦,没有灯,凿穿墙壁,向邻居借光。有人在夏天里囊着萤光,冬天映着雪光。我将信将疑,心想他们大概从书里得到了浓郁的趣味,才这样勤读,我就不感到有什么趣味。后来,我在灯下写小说投寄报刊,博取微薄的稿酬,回忆到父亲当时伏案沉吟,写八股文、试帖诗,博取紫阳书院、正谊书院的“膏火”,时代不同而情味却相似。灯,有意无意地导引我逐渐进入阅读、写作似有味似无味的境地。
  到苏州草桥中学读书的第一年,在煤油灯下自习,自然比菜油灯亮得多。据说当时苏州已有了电灯,是日本人经营的“振兴电灯公司”所发的电,苏州人要争回主权,相约不用电灯照明,有些店铺里点着蜡烛,意志很坚决。第二年,苏州人自己办了“苏州电气公司”,把“振兴”收买归并。草桥中学也把煤油灯换了电灯。菜油灯下书声与刀尺声相应和的情味,不可再得,思乡恋家之情,倒因此油然而生了。
  灯,带来了幽静的氛围。万籁俱寂,一檠相对,是最亲密的伴侣。“焚膏继晷”,助我们阅读、写作,灯和太阳同样起着作用,太阳的力量因天气有时而穷,灯却不分阴晴风雨,都在黑暗里放出光明来。我们不说与灯相依为命,可是一生甘苦,惟有灯知,灯总是我们的知己。
  灯,对每个人,都构成一部生活史,也反映了各个时代的社会面貌。它照着荒淫无耻的帝王,作长夜之饮。它照着“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忠心耿耿之臣,写本参权奸。它照着金戈铁马中的军士夜战。它照着嫠妇夜绩。它照着萧寺的夜课,它照着荒村的夜行,它照着旅人的夜宿。它照着一切人不同的生活。过去的形形色色,只是成了回味。今日节日的天安门前,探照灯的光柱,照着各族人民,载歌载舞。宴会时的人民大会堂里,多如繁星、明如皓月的华灯,照着老年、青年们祝酒欢呼。说给乡村里老婆婆听,这才是梦想不到的。灯,在新中国,是幸福;人在今天的灯下,更幸福。
  节选自《苏州当代散文欣赏》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3-16 11: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3月16日(星期五)
20120316.jpg
摄影:秋歌

小桥赋


  □范培松
  我曾经有这样一个痴想:数一数苏州城的小桥,究竟有多少?但是谈何容易,怎能数得清?你瞧:小巷深处,大街尽头,处处都会看到一座座小桥,弯着腰,背朝天,蹲卧着,静静地把人们、车辆从此岸驮到彼岸。它们到底有多少,我曾问过一位老苏州。他却用手往天空一指说:“苏城天上有多少星,苏城的地上就有多少桥。”这自然是夸张的说法,但也足见小桥之多,足见它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的重要了。
  苏州城的小桥实在小,有的,长只有一两根扁担那么长,步子跨大一点,十步不满;宽,三四个人并排走就觉得挤了。如果登上五六层的楼房,远远望它就好比是书本上的一个破折号。但别看它小,谁也离不开它。曾记得,十年动乱期间,搞“文攻武卫”,一派在桥那边,一派在桥这边,小桥成了三八线、封锁线,这就苦坏了小桥两边的居民,每天要绕弯子,兜圈子,多走不少冤枉路,好比一篇文章,少了标点符号,苦煞读者,读不懂了。
  苏州城的小桥也实在平凡,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值得人们歌颂。虽然,宝带桥在邮票上印过,枫桥在唐诗里吟过,园林里的曲桥在文人笔下颂过,那多半靠的是它们的“雄姿”。至于其它小桥,对不起,都不见经传。可是,人们却用各种方式来表达对它们的喜爱。别的不说,光说名字,人们给它们起的名字多么美妙动听:新石桥,带城桥,望星桥,万年桥,乐桥……
  我也喜欢小桥。每天工作之余,晚饭后,我总爱慢慢地踱完小巷,站到小桥背上伫立一会。这时,一切疲劳和烦恼,都会忘在脑后。徜若遇到好天气,明月高悬,清风习习,河水悠悠,杨柳依依,我伏在桥栏上眺望,浮想联翩,真有点到了“忘我”的境界。美哉,小桥!美哉,小桥!
  节选自《江苏散文选(1984)》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
20120323.jpg
摄影:高行

芳沁还谢种花人

  □梦飞子
  苏州很早就出现了花农,特别是虎丘,花农更多。苏州花农种花技艺精湛,早在清初就运用窨窖熏花法,在隆冬催开百花。他们用纸将花房门窗缝隙封密,不让它漏风,再在地上挖个坑,将花盆搁在坑上,然后将沸水灌入坑内,以汤气薰蒸,如此这般,牡丹、碧桃等竟然奇迹般地开了花。这就是苏州人所谓的“窨花”、“唐花”。“牡丹浓艳碧桃鲜,毕竟唐花尚值钱。野老折梅柴样残,数枝也够买春联。”当新年来临的时候,苏州人不光可以用腊梅来妆点节日,而且还能以牡丹、碧桃之类的鲜花,使人们提前体味到春的温馨了。
  适应苏州人爱花的需要,苏州专营花草的花树店出现得也较早。清代嘉道之际,山塘洞桥以西,花树店就有数十家之多。这些花树店十分善于经营,他们除满足本市居民的需要以外,还以南来花草售于北客,北来花草售于南人,使无名花草顿然身价百倍,真所谓“更怜一种闲花草,但到山塘便值钱”,可见当时虎丘花肆的经营者就很懂得“搞活”的好处了。花农也有直接经营花草买卖的,他们会编制花篮,有一种花篮,中藏瓷盂或玻璃杯,可以养鱼,亦可燃灯,盂、杯上下缀满鲜花,错落有致,十分可爱。每至市会,夕阳将坠之时,花农们便驾小艇,至山塘河、野芳浜等画舟停泊之处,拦舱叫卖。有首《虎丘竹枝词》描绘了当时情景:“平波如镜漾晴烟,正是山塘薄暮天。竟把花篮簪茉莉,隔船抛与卖花钱。”
  俗传农历二月十二是百花生日,嗜花如命的苏州妇女们虔诚地给花枝剪贴上七色彩缯,或扎上红绸带,插上小红旗,向百花表示庆贺,这叫做“赏红”。据说这天不去赏红,花树便会气死。花农们将花视为衣食父母,更是不敢怠慢,这一天都要到花神庙去庆寿,在神前供上寿桃寿糕,三果牲礼,焚香点烛,叩头祝福,还要送上一份礼钱,在庙里吃寿酒。入夜,众人手提花灯,抬了花神,在虎丘一带游行,这便是花神灯会。出会以后,庙里还要开演戏剧,直到曙色初露,才各自尽兴醉归。
  今天,有些花俗已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变迁而消泯、变更了,但苏州人对花的迷恋与热爱,却不减当年。不信,只要去点一点苏州以花命名的街巷里坊,数一数新住宅凉台上陈放的花盆,看一看每年四月十四日轧神仙时的花会……
  选自《江南味道》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4月6日(星期五)
20120406.jpg
摄影:沃建平

燕子来时


  □唐炳良
  燕子来时是春天,飞着飞着,它落下来了,落在村里的树上、电线上,先看———认人家。一定是一对,这里一对,那里一对,呢呢喃喃商量,究竟去哪一家好。飞过去看,飞过来看,这一家没窗,不去;那一家太脏,屋顶全是蛛网,也不去。看中了一家,清洁的、敞亮的,但不知主人欢迎不欢迎,先进去绕个圈子,叫几声,通报一下。试探几次,又停在电线上商量,这一家是好的,一家人看着它们飞进飞出,全是笑脸,孩子笑得比大人还欢喜。———孩子的态度也很重要,筑了巢,在巢里孵出了小燕子,孩子拿竹竿去捅,那可真是灾难。
  选定了人家,好比结了亲,这一年中的春夏两季,它就再也不离开你家。晚上也住在你家。衔泥,筑巢,孵小燕子,在梁上呢喃。有一句诗:“清如双燕在画梁”,燕子清廉,燕语清好,它不嫌你贫,不贪你富,只图你是个清洁敞亮人家,借你家厅堂栖息。你待它好,它记着,下一年还到你家。这燕子,又天生是要把欢迎谐和的气氛,带进寻常百姓的家里,出双入对,恩恩爱爱,早早晚晚,呢呢喃喃,弄得你一家全是旺气、喜气。饭桌上,孩子看着忙进忙出的燕子,不知不觉忘了吃饭;大人数落着孩子,自己看着,也早已是喜上眉梢,划一口饭,朝梁上看一眼,老辈人说的,燕子来了,家里百事会兴旺!
  我母亲一辈子,爱的是清洁,家里虽没有值钱的东西,可是不值钱的东西也干干净净。向阳的门第,大门从早到晚不关、不上锁。再有,自从头年有燕子来筑巢后,我们家特地把原来的小窗改成了大窗,好让燕子进出。
  我幼时,只记得母亲的嘱咐,万不能拿竹竿捅燕窝,那是作孽的,会遭雷打。梁上偶或有燕粪落下来,落到身上,也不能骂它,燕子是懂话的,一骂就会把它气走。乳燕不小心从巢里掉下来,不能用手去摸捏,人的手指是毒的,摸捏会致其夭亡。要用一块干净手帕包着,等她回来,架了梯子,放回到巢里去。我母亲惯常的做法,是等燕子筑起巢后,在梁上钉钉子加固它,巢下再挂一个纸盒,接燕粪。傍晚关窗,要先看燕子回没回家,没回家要等。早晨开窗要早,因燕子辛勤,一大早就要飞出去觅食,喂小燕子。
  燕子来时,天天是春光睛好,豆花开了,菜花开了,日长悠悠。大人都下了地,村子里很静,家家门虚掩着,只看见燕子飞进飞出。再有就是孩子,也像燕子那样忙碌,进门时挎着一篮草,出门时是空篮子。我也是那燕子,来来回回奔忙着,割了一篮又一篮,好让母亲在饭桌上表扬我。
  节选自《江南味道》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4月13日(星期五)
20120413.jpg
摄影:阿清

芳沁还谢种花人


  □梦飞子
  苏州很早就出现了花农,特别是虎丘,花农更多。苏州花农种花技艺精湛,早在清初就运用窨窖熏花法,在隆冬催开百花。他们用纸将花房门窗缝隙封密,不让它漏风,再在地上挖个坑,将花盆搁在坑上,然后将沸水灌入坑内,以汤气熏蒸,如此这般,牡丹、碧桃等竟然奇迹般地开了花。这就是苏州人所谓的“窨花”、“唐花”。“牡丹浓艳碧桃鲜,毕竟唐花尚值钱。野老折梅柴样残,数枝也够买春联。”当新年来临的时候,苏州人不光可以用腊梅来妆点节日,而且还能以牡丹、碧桃之类的鲜花,使人们提前体味到春的温馨了。
  适应苏州人爱花的需要,苏州专营花草的花树店出现得也较早。清代嘉道之际,山塘洞桥以西,花树店就有数十家之多。这些花树店十分善于经营,他们除满足本市居民的需要以外,还以南来花草售于北客,北来花草售于南人,使无名花草顿然身价百倍,真所谓“更怜一种闲花草,但到山塘便值钱”,可见当时虎丘花肆的经营者就很懂得“搞活”的好处了。花农也有直接经营花草买卖的,他们会编制花篮,有一种花篮,中藏瓷盂或玻璃杯,可以养鱼,亦可燃灯,盂、杯上下缀满鲜花,错落有致,十分可爱。每至市会,夕阳将坠之时,花农们便驾小艇,至山塘河、野芳浜等画舟停泊之处,拦舱叫卖。有首《虎丘竹枝词》描绘了当时情景:“平波如镜漾晴烟,正是山塘薄暮天。竟把花篮簪茉莉,隔船抛与卖花钱。”
  俗传农历二月十二是百花生日,嗜花如命的苏州妇女们虔诚地给花枝剪贴上七色彩缯,或扎上红绸带,插上小红旗,向百花表示庆贺,这叫做“赏红”。据说这天不去赏红,花树便会气死。花农们将花视为衣食父母,更是不敢怠慢,这一天都要到花神庙去庆寿,在神前供上寿桃寿糕,三果牲礼,焚香点烛,叩头祝福,还要送上一份礼钱,在庙里吃寿酒。入夜,众人手提花灯,抬了花神,在虎丘一带游行,这便是花神灯会。出会以后,庙里还要开演戏剧,直到曙色初露,才各个尽兴醉归。
  今天,有些花俗已随着时代与社会的变迁而消泯、变更了,但苏州人对花的迷恋与热爱,却不减当年。不信,只要去点一点苏州以花命名的街巷里坊,数一数新住宅凉台上陈放的花盆,看一看每年四月十四日轧神仙时的花会……
  (摘自《江南味道》)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4月20日(星期五)
20120420.jpg

春雨中的古刹


  □王统照
  离开沧浪亭,穿过几条小街,我的皮鞋踏在小圆石子碎砌的铺道上总觉得不适意;苏州城内只宜于穿软底鞋或草履,硬邦邦的鞋底踏上去不但脚趾生痛,而且也感到心理上的不调和。
  阴沉沉的天气又像要落雨。沧浪亭外的弯腰垂柳与别的杂树交织成一层浓绿色的柔幕,已仿佛到了盛夏。可是水池中的小荷叶还没露面。石桥上有几个坐谈的黄包车夫并不忙于找顾客,萧闲地数着水上的游鱼。一路走去,我念念不忘《浮生六记》 里沈三白夫妇夜深偷游此亭的风味,对于曾在这儿做“名山”文章的苏子美反而淡然。现在这幽静的园亭到深夜是不许人去了,里面有一所美术专门学校。固然荒园利用,而使这名胜地与“美术”两字牵合在一起也可使游人有一点点淡漠的好感,然而苏州不少大园子一定找到这儿设学校;各室里高悬着整整齐齐的画片、摄影、手工作品,出出进进的是穿制服的学生,即便不煞风景,而游人可也不能随意留连。
  在这残春时,那土山的亭子旁边,一树碧桃还缀着淡红的繁英,花瓣静静地贴在泥苔湿润的土石上。园子太空阔了,外来的游客极少。在另一院落中两株山茶花快落尽了,宛转的鸟音从叶子中间送出来,我离开时回望了几次。
  陶君导引我到了城东南角上的孔庙,从颓垣的入口处走进去。绿树丛中我们只遇见一个担粪便桶的挑夫。庙外是一大个毁坏的园子,地上满种着青菜,一条小路逶迤地通到庙门首,这真是“荒墟”了。
  石碑半卧在剥落了颜色的红墙根下,大字深刻的甚么训戒话也满长了苔藓。进去,不像森林,也不像花园,滋生的碧草与这城里少见的柏树,一道石桥得当心脚步!又一重门,是直走向大成殿的,关起来,我们便从旁边先贤祠、名宦祠的侧门穿过。破门上贴着一张告示,意思是崇奉孔子圣地,不得到此损毁东西,与禁止看守的庙役赁与杂人住居等话(记不清了,大意如此)。披着杂草、树枝,又进一重门,到了两庑。木栅栏都没了,空洞的廊下只有鸟粪,土藓。正殿上的朱门半阖。
  ……
  我们从西面又转到范公祠、白公祠,那些没了门扇缺了窗棂的矮屋子旁边,看见几个工人正在葺补塌落的外垣。
  我们在大门外的草丛中立了一会,很悦耳地也还有几声鸟鸣,微微丝雨洒到身上,颇感到春寒的料峭。
  雨中,我们离开了这所“古刹”。
  一九三六年,四月末旬(节选自《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20120427.jpg

春日重游苏州


  □钟敬文

  我前次游苏州时,是在冷冻的隆冬,阊门外一带的杨柳,在寒风中颤抖着它褐色的枝条;苏州河里的流水,从没有结成冰块,但充满着凝冻的意味。当时虽然一方面也颇感到在古城邑中这荒寒之致是可爱的; 但细想到她过去佳丽的历史,总以为未免在情调上有些不相称。“我应该在浓春里再来看旖旎的姑苏呢。”彼日轻轻的一个意念,终于成了事实。自然,这时候在向着目的地前进着的旅程中,我不免要在脑里描拟着她的美丽了。柳丝的婀娜,河水的明媚,不用细说,就是那巨伟的古城,那高耸的浮屠,浴浸在青春的阳光与空气中,怕也要表露出意外动人的姿态与色彩吧。
  春的姑苏,
  迷人的姑苏呵……
  我悬想着,几乎这样的喊了出来。
  ……
  下午到虎丘去,是全体公决的游程。
  “坡塘春水碧于油”,当我们在七里山塘经过时,谁能免掉情绪的飘然骀宕呢?那塘畔的老树与杨柳,正在着意描写青春的妍华;古雅的虹桥,把影儿幽默地倒绘在柔碧的水面。幽闲地在水旁浣纱的,多半是些年轻的女郎;如镜的水光里,她们清楚地映拍着倩影。
  本来是仕女们聚游的境地,何况今天又是旧历的清明节呢?“如云”、“似鲫”这类的词语,如果不十分嫌恶它用得太滥俗时,是很可以拿来当作状写的形容词的。
  是春天,而且是在烂漫的浓春,气象自然要与两三月前在深冬里所表现的大大的不同了。地上是一色的碧绿着;当时枯秃着的树木,现在变得那么华滋。最沉醉人的,还是有热力的阳光和带温馨的空气。孤傲地挺立在山头的古塔,它似乎也有点醉醉的情趣。你看,它身上的彩色,不是反映得那么艳丽了吗?从前只以淡淡的荒凉,唤起我的注意的真娘墓,这时是强烈地掀动我的哀艳之感了。碧草想见她的衣裙,远山想见她的眉黛; 但她的柔情呢,我无能在这故迹中找到象征吧。
  登高可以远望。静立在山头的我,当纵眼向云天和大地瞩眺时,不觉寸胸迥然高旷了。澄蓝与沉绿,这春的色彩,江南的境地,会使人感到“春兴浓如酒”,还能说仅限于诗人病态的神经为然么?我当风痴想,可能让眼底山川,永列作心头景物?
  可惜的,是两次的遨游,都没有幸运嗅到冷香阁前的梅香而己。
  (节选自钟敬文《重游苏州》,《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关于我们|小黑屋|吴门影苑 ( 苏ICP备08004136号 苏公网安备32050802010783号 )

GMT+8, 2019-10-23 21:13 , Processed in 0.13184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