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门影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苏州艺术志

我的天堂——苏州日报《苏周刊》首页摄影作品征集、汇集

  [复制链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5月11日
20120511.jpg

苏州的回忆


  □周作人
  说是回忆,仿佛是与苏州有很深的关系,至少也总住过十年以上的样子,可是事实上却并不然。民国七八年间坐火车走过苏州,共有四次,都不曾下车,所看见的只是车站内的情形而已。去年四月因事往南京,始得顺便至苏州一游,也只有两天的停留,没有走到多少地方,所以见闻很是有限。当时江苏日报社有郭梦鸥先生以外几位陪着我们走,在那两天的报上随时都有很好的报道,后来郭先生又有一篇文章,登在第三期的《风雨谈》上,此外实在觉得更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了。但是,从北京遥迢迢地往苏州走一趟,现在也不是容易事,其时又承本地各位先生恳切招待,别转头来走开之后,再不打一声招呼,似乎也有点对不起。现在事已隔年,印象与感想都渐就着落,虽然比较地简单化了,却也可以稍得要领,记一点出来,聊以表示对于苏州的恭敬之意,至于旅人的话,谬误难免,这是要请大家见恕的了。
  我旅行过的地方很少,有些只根据书上的图像,总之我看见各地方的市街与房屋,常引起一个联想,觉得东方的世界是整个的。譬如中国,日本,朝鲜,琉球,各地方的家屋,单就照片上看也罢,便会确凿地感到这里是整个的东亚。我们再看乌鲁木齐,宁古塔,昆明各地方,又同样的感觉这里的中国也是整个的。可是在这整个之中别有其微妙的变化与推移,看起来亦是很有趣味的事。以前我从北京回绍兴去,浦口下车渡过长江,就的确觉得已经到了南边,及车抵苏州站,看见月台上车厢里的人物声色,便又仿佛已入故乡境内,虽然实在还有五六百里的距离。现在通称江浙,有如古时所谓吴越或吴会,本来就是一家,杜荀鹤有几首诗说得很好,其一《送人游吴》云:“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又一首《送友游吴越》云:“去越从吴过,吴疆与越连。有园多种橘,无水不生莲。夜市桥边火,春风寺外船。此中偏重客,君去必经年。”诗固然做得好,所写事情也确实,能写出两地相同的情景。我到苏州第一感觉的也正是这一点。其实即是证实我原有的漠然的印象罢了。我们下车后,就被招待游灵岩去,先到木渎在石家饭店吃过中饭。从车站到灵岩,第二天又出城到虎丘,这都是路上风景好,比目的地还有意思,正与游兰亭的人是同一经验。我特别感觉有趣味的,乃是在木渎下了汽车,走过两条街往石家饭店去时,看见那里的小河,小船,石桥,两岸枕河的人家,觉得和绍兴一样,这是江南的寻常景色,在我江东的人看了也同样的亲近,恍如身在故乡了。又在小街上见到一爿糕店,这在家乡极是平常,但北方绝无这些糕类,好些年前曾在《卖糖》这一篇小文中附带说及,很表现出一种乡愁来,现在却忽然遇见,怎能不感到喜悦呢。只可惜匆匆走过,未及细看这柜台上蒸笼里所放着的是什么糕点,自然更不能够买了来尝了。不过就只是这样看一眼就走过了,也已很是愉快,后来不久在城里几处地方,虽然不是这店里所做,好的糕饼也吃到好些,可以算是满意了。
  (节选自周作人《苏州的回忆》,《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5月18日(星期五)
20120518.jpg
摄影:乐菊泉

记游洞庭西山


  □叶圣陶
  吃罢午饭,我们出石公饭店,向左边走,大约百步,到夕光洞。洞中有倒挂的大石,俗名倒挂塔。洞左右壁上刻着明朝人王鏊所写的寿字,笔力雄健。再走百多步,石壁绵延很宽广,题着“联云幛”三个篆字。高头又有“缥缈云联”四字,清道光间人罗绮的手笔。从这里向下到岸滩,大石平铺,湖波激荡,发出汩汩的声音。对面青青的一带是洞庭东山,看来似乎不很远,但是相距十八里呢。这里叫做明月浦,月明的时候来这里坐坐,确是不错。我们照了相,回到山上,从所谓一线天的裂缝中爬到山顶。转向南往下走,到来鹤亭。下望节烈祠和石公寺的房屋,整齐、小巧,好像展览会中的建筑模型。再往下有翠屏轩。出石公寺向右,经过节烈祠门首,到归云洞。洞中供奉山石雕成的观音像,比人高两尺光景,气度很不坏,可惜装了金,看不出雕凿的手法。石公全山面积一百八十多亩,高七十多丈,不过一座小山罢了,可是山石好,树木多,就见得丘壑幽深,引人入胜。
  回饭店休息了一会儿,我们雇一条渔船,看石公南岸的滩面。滩石下面都有空隙,波涛冲进去,作鸿洞的声响,大约和石钟山同一道理。渔人问还想到哪里去,我们指着南面的三山说,如果来得及回来,我们想到那边去。渔人于是张起风帆来。横风,船身向右侧,船舷下水声哗哗哗。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三山的岸滩。那里很少大石,全是磨洗得没了棱角的碎石片。据说山上很有些殷实的人家,他们备有枪械自卫,子弹埋在岸滩的芦苇丛中,临时取用,只他们自己有数。我们因为时光已晚,来不及到乡村里去,只在岸滩照了几张照片,就迎着落日回船。一个带着三弦的算命先生要往西山去,请求附载,我们答应了。这时候太阳已近地平线,黄水染上淡红,使人起苍茫之感。湖面渐渐升起烟雾,风力比先前有劲,也是横风,船身向左侧,船舷下水声哗哗哗,更见爽利。渔人没事,请算命先生给他的两个男孩子算命。听说两个都生了根,大的一个还有贵人星助命,渔人夫妻两个安慰地笑了。船到石公山,天已全黑。坐船共三小时,付钱一块二毛。饭店里特地为我们点了汽油灯,喝竹叶青,吃鲫鱼和虾仁,还有咸芥菜,味道和白马湖出品不相上下。九时熄灯就寝。听湖上波涛声,好似风过松林,不久就入梦。
  (节选自叶圣陶《记游洞庭西山》,《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
20120525.jpg
摄影:老P(倪亚新)


游洞庭西山


  □王西野
  午后二时,才去渡村的风月桥乘西山班轮船横渡太湖。四时左右,船到镇夏,在一个小客栈里落实了住处,就上龙山去看西山著名的仙灵胜迹———天下第九洞天林屋洞。这是灵威丈人的仙居,有行七十余里不穷的传说。到了洞口,看到洞门低小,里面黝黑潮湿,也就打消了游洞勇气,沿着山坡走了一段,看了范成大的摩崖,即攀藤扪葛而上,直到山顶。龙山外貌,实在不扬,像个倒合的铁镬子,故俗称铁镬锅山。但向四面望去,却着实风光。向东,隔湖东山湾一带群山簇簇,招之即至。湖面上风帆点点,像一群白蝴蝶映着夕阳翔舞。向西,高高下下,满是橘林,蓊蓊郁郁,一片暗绿中飘浮着缕缕乳白色的炊烟,分明告诉我们,暗绿丛中,藏着许多人家,都在烧夜饭呀。这便是西山八景之一的“林屋晚烟”。我对两个孩子说:“陶渊明《归田园居》诗中的名句‘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非看到实境,是不会理解它的妙处的。”伫望久之,直到暝色自远而至,又回头看看墟里炊烟,却与暝色溶在一起,分辨不清了。
  次日一早,我们从镇夏向南,出了市梢,走上一条蜿蜒的石径,一面依山,一面濒湖,山腰里长满了杂树,高大的是柿子、栗子树、合抱的银杏树,树上挂满了还未成熟的果实,穿插着低矮的茶树,开着星星点点白色的茶花,芳馨的花气,沁人心脾。三五人家,灰瓦白墙,嵌在浓绿中间,调子非常明朗。湖边上,则别有一番景色。那高柳长堤,渔梁船坞,荷塘石墈,错落在水村周围。村头屋角,晒着渔网。荷塘中间,横七竖八,结满了莲蓬。我的两个孩子嘴馋,想去摘莲蓬,因离水面较远,捞不到手,在旁边结鱼网的姑娘看了,格格地发出清朗的笑声。我和承丙兄左顾右眄,感到山有幽姿,水有逸趣。这样一程一程走着,忽被一个山嘴拦住去路,拐一个弯,只见前面山坡上,聚簇着百来户人家。承丙说,这地方名叫梧岗,居民都姓凤。我会心地诵了一句杜甫的诗“碧梧栖老凤凰枝”,真是雅致得很。走出村口,有座小小庵堂,青砖门额上刻着“满愿庵”三字。我怦然心动,瞥眼向两个孩子看看,寻思着近几年来,都在风风雨雨里过日子,何时了却儿女婚嫁,放下生活重担,与老伴在这里隐姓埋名,找个归宿,也算满愿了啊!于是附庸风雅的劣根性发作,唱出一首哼哼调来:
  一径湾环万绿酣,采茶摘果笑儿憨。
  何年婚嫁随缘了,来住梧岗满愿庵。(节选自王西野《秋游洞庭东西山》,《我说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6月1日(星期五)
20120601.jpg
摄影:蒋小华

吴侬软语说苏州
□曹聚仁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西湖,苏州山塘。”(姑苏风光)
  前天晚上,杨乃珍的琵琶一响,呖呖莺声,唱出了七里山塘的风光,使人梦魂中,萦系着三十年前光裕社旧景也。一千三百年前,那位坐着龙船下江南的隋炀帝(杨广),他到了扬州,爱好吴语,就无意西归了。常夜置酒,仰视天文,对萧后说道:“外间大有人图侬(吴人自称曰侬),然侬不失为长城公(陈叔宝),卿不失为沈后(叔宝后),且共乐饮耳!”他喝得醉醺醺地,对萧后道:“好头颈,谁当斫之!”他的“贵贱苦乐,更迭为之,亦复何伤”的颓废观,也正显出了吴语的迷人魔力。
  一九三二年春天,我从上海乘轮船到了苏州;我这个久住杭州的人,应该怎么说呢?这是老年人的城市;杭州至少该是壮年人的城市。苏州的街巷,一望都是炭黑的墙头,在苏州作寓公,残年风烛,有生之日无多,在这儿安静住着,那是有福的。我在苏州,开头住在工专校舍(暨大中学部在这儿寄住),和沧浪亭为邻。后来移住在网师园(张家花园),乃是明代的名园,后来张善子、大千二兄弟在那儿养虎绘画;要不是我太年轻,真可以在那儿终老了。其后十五年,已经是抗战胜利后二年,俞颂华先生邀我任教社会教育学院,住在拙政园,又是名园胜景。我在苏州住的日子虽不久,吴侬软语的韵味,也算体会得很亲切了。(“阿拉”乃是宁波人自称。“吾伲”才是吴语。“阿拉”顺德人,固是可笑,“阿拉”上海人,同样是笑话。)
  苏州风光,第一件大事,就是上观前街,进吴苑吃茶。观前,有如北京的东安市场,南京的夫子庙,上海的城隍庙,也是百货大市场;玄妙观只是一景,假使真有白娘娘,她一定会和许仙到那儿去烧香的。那儿有许多吃食店,豆浆、粽子摊;老少妇孺,各得其所。我们上街蹓跶,不知不觉到观前。当年苏州的好处,没有马路,不通汽车,安步可以当车。慢慢地街上人都似曾相识,不必点头。进吴苑喝茶也是常事; 吴苑是一处园林式的茶店,一排排都是平房。那粗笨的木椅方桌,和大排档的风格差不了多少。可见挤在那儿喝喝茶谈谈天以消长日,也成为生活的一种方式。吴苑的东边有一家酒店,卖酒的店,叫王宝和,他们的酒可真不错,和绍兴酒店的柜台酒又不相同,店中只是卖酒,不带酒菜,连花生米、卤豆腐干都不备。可是,家常酒菜贩子,以少妇少女为多,川流不息,各家卖各家的;卤品以外,如粉蒸肉、烧鸡、熏鱼、烧鹅、酱鸭,各有各的口味。酒客各样切一碟,摆满了一桌,吃得津津有味。这便是生活的情趣。
  吃了,喝了,于是进光裕社一小型的书场去听书,也是晚间最愉快的节目。即如杨乃珍的评弹,都是开篇式的小品,也有长篇故事传奇式的弹词,即如《珍珠塔》,就是连续弹唱经月才完场的,《七十二个他》也可唱上一星期的。至于评话大书,无论三国、水浒,都可以说上半年一载,才终卷的。
  我在苏州住的两年间,颇安于苏州式生活享受,因此,苏式点心,也闯入我的生活单子中来。直到今日,我还是不惯喝洋茶,吃广东点心的。我是隋炀帝的信徒。
  (节选自曹聚仁《吴侬软语说苏州》,《我说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静中 于 2012-8-8 10:38 编辑

2012年6月8日(星期五)
20120608.jpg
摄影:季雄军

园林的城


  □纪 庸
  苏州是个园林的城。多少名园久为游客所向往。从前,皇室修建御苑,也曾取作蓝本。还有若干诗人把它“形之篇什”。所以,苏州园林的著名,真是由来久矣。但我却另有一番看法,那就是,园林之外的园林也许更好。有一次登北寺塔,俯瞰全城,掩映在万绿丛中,顿使我忆起在北海白塔上远望故宫的景象。王维的“雨中春树万人家”诗句,又一次得到深刻的印证。唐末诗人杜荀鹤这样描写苏州:“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我感到这意境今天还有些仿佛。倒比白乐天的“绿浪东西南北路,红阑三百九十桥”还要生动具体些。
  我住在一条临河的长巷,妙在出门就是河,隔河才是另一条巷,这就使我不至于有走在平江路那样逼仄街道的感觉———喧嚣而不透气,有些段落又会感到拥塞中的荒凉。小河上必不可免的要有几座桥,这桥的形状也就表示着本身历史的悠远,绿苔封着石缝,石头栏杆已经不全。从桥的驼背上望着远远划过来的一只小船,深秋,是载着稻草吗?那上面一定有轻轻的晨霜;盛夏,是载着西瓜吗?紧随着必有一声韵味悠长的唤卖。那水,好像是不会流动的绿色纨绮,可是一夕大雨之后,却也涨得“两岸潮平”。有意思,有人在河岸上种起垂柳来了,一,二,三……刚好对了我的门是五棵,在形式上使我接近了五柳诗人。住在河岸小庙里的一位老太太,利用河岸隙地种着青菜、扁豆、向日葵。每当回家,我在路上看着碧绿的菜叶,娇黄的葵花,已经有了充分的野趣。而那战颤在秋风中的紫色扁豆花,更添了不少秋意。这些,都使我流连,使我喜爱。
  曾经有一个时期我住在所谓“南园”,这是南城里边靠近市区的一片农田。小河、板桥、菱藕、在河汊里长日坐守扳罾的渔人、春天的桃花、初夏的菜花、秋天的一片黄云似的稻子、冬天冒雪冲寒的油菜……都曾经使我消磨整半天整半天的光阴。这便是园林以外的园林。(节选自纪庸《记苏州的园林》,《我说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40: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
20120615.jpg
摄影:eyecool(郁大波)

水边的人生


  □俞 明
  苏州城里人枕河而居并不是为后来的骚人墨客妆点笔墨,而是受到生活巨手的推动。不用说河道两旁各行各业靠水吃水,就是纯粹的居民,有船的河流也带给他们许多生的条件和生之欢悦。推开临河的窗户,水涨时分,来往舟楫上的船主人可以够得到窗槛边。四五月间,紫酱红的杨梅、白沙沙的枇杷、粉粉红的水蜜桃,六七月间,碧绿的西瓜香瓜,八九月间嫩朵朵的莲蓬。洁白的鲜藕,翘角的红菱,十月霜降,新米登场,老来青、飞来凤、肚子鲜、香粳稻、鸭血糯,更有各色细粮,诸如芡实、薏仁,有哪一样不在河道经过?持家主妇探首窗外,立时可以成交,伸手出去,一手付钱,一手接货,货物新鲜自不必说,既有挑拣余地,又免去了中间盘剥。小囡们最欢迎拉破烂的换糖船经过,那白色的糖甜得心全都发痒。河流里还有专售海棠糕和梅花糕的船只,卖各色点心的船只,都是去赶庙会的,两岸人家的瘪嘴老太常常喊住他们,挂一只篮子下去买几样配胃口的糕点上来。又以城里人烧的稻草而论,量多体积大,临河人家就免了去柴行挑担之苦。闲来无事,透过窗户“望野眼”,河里的景致也着实有趣。船影橹声中,那摇橹点篙的人们,不时引起窗内人的话题。你看,那敞着胸膛的壮汉赛过水泊梁山的好汉,那搭配着摇橹扭绷的小娘姆,赛过小青、白娘娘,朝后又来了个白胡子老公公,戴着毡帽,齐腰的青布束裙,呼腰弓背,但船在他手里就像长着眼睛,穿梭拂柳,得心应手,窗内和船上的老人彼此在几十年间见过无数次,敷衍攀谈过,俱各面熟陌生,也很乐意交结对方,上了年纪互称为“老阿爹,老好婆”,年轻的“阿姊、妹子”叫得应天响,萍水相逢,虽常常是擦身而过,但客气话要说一整箩,直到船身过去,窗内人还叮嘱道:“晏歇过来坐坐!”船上人模模糊糊应道:“勿来叨扰哉……”真是文明礼貌致极。可若来船携带着菜蔬瓜果的自产物,卖者便格外克己,以表达多年的情谊。水和船便是这种旧时不寻常的人际关系的导体,充满着普通人之间醇厚的人情味。还有受欢迎的是捉鱼船,它们小巧玲珑,发散着桐油的香气,船上狭小的甲板上爬着一群小把戏,露着通红的光溜溜的小屁股,在破棉絮里钻进钻出。据说这是在荒山野村孤寂的水上生活的产物,他们的父兄为了养活他们,呷几口烧酒,赤露双臂伸到冰冷的河水中,在驳岸石条的隙缝里捉虾摸螺蛳。最好看的莫过水老鸦捉鱼,当捉鱼人用手抠出它们颈项间活蹦乱跳的鲜鱼时,两岸的喝彩声,常常使长颈墨心的水老鸦惊得双翅乱扑。(节选自俞明《船与水》,《江南味道》)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 6月22日(星期五)
20120622.jpg
摄影:圆月弯刀(刘铁权)

夏夜 小巷


  □陆文夫
  夏天是个敞开的季节。入夜以后,小巷的上空星光低垂,风从巷子口上灌进来,扫过家家户户的门口。这风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把深藏在小庭深院中的生活都吸到了外面。巷子的两边摆着许多小凳和藤椅,人们坐着、躺着来接受那凉风的恩惠。特别是那房子缩进去的地方,那里有几十个平方的砖头地,是一个纳凉、休息小憩的场所。砖头地上洒上了凉水,附近的几家便来聚会。连那些终年卧床不起的老人也被儿孙搀到藤椅子上,接受邻居的问候。于是,这巷子里的春花秋月,油盐柴米,婚丧嫁娶统统成了人们的话题,生活底层的秘密情报可以在这里猎取。只是青年人的流动性比较大,一会儿来了个小友,几个人便结伴而去;一会儿来了个穿连衫裙的,远远地站在电灯柱下招手,藤椅子咯喳一响,小伙子便被吸引而去。他们不愿意对生活作太多的回顾,而是欢喜向未来作更多的索取;索取得最多的人却又不在外面,他们面对着课本、提纲、图纸,在房间里挥汗不止,在蚊烟的缭绕中奋斗。
  奇怪的是今年夏天在巷子里乘凉的人不多,夏夜敞开的生活又有隐蔽起来的趋势。这都是那些倒霉的电视机引起的,那玩艺以一种飞跃的速度日益普及。在那些灯光暗淡的房间里老少咸集,一个个寂然无声,两眼直瞪,摇头风扇吹得呼呼地响。又风凉,又看戏,谁也不愿再到外面去。有趣的是那些电视机的业余爱好者,那些头发蓬乱、衣冠不整的小青年,他们把刚刚装好还没有配上外壳的电视机捧出来,放在那砖头地上作技术表演,免费招待那些暂时买不起或者暂时不愿买电视机的人。静坐围观的人也不少,好像农村里看露天电影。(节选自陆文夫《梦中的天地》,《我说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7月6日
20120706.jpg
摄影:大 沐

阿有坏个棕绷修
□大 沐 图/文
  酷热的天,你是否会想念过去的棕绷?透气,凉爽……只不过那句“阿有坏个棕绷修 ,阿有坏格藤棚修   ”,那声悠悠的叫卖声,很久在苏州小巷里听不到了。伴随生活水平的提升,那些穿梭于小巷之间的小贩越来越看不到了,修棕绷的就更是罕见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选择棕绷床来睡,是因为它防潮透气、结实、富有弹性,且用料都是纯天然的,对人体有诸多好处。而且棕绷不贵,以前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两张。不过随着睡棕绷的人少了,修棕绷的人也渐渐少了。
  平江路上一间不到10来平方米的简陋商铺里,四周墙壁放着做好的棕绷床,店门前放着两条高脚凳,上面放着一张做了一半的棕绷,一旁则是修棕绷的工具,这就是苏州城内几乎绝版的棕绷藤绷作坊,店主人是一对夫妻,来自江西上饶。厦春花从小就跟着父母学做棕绷和藤绷,自然而然地成了一名女棕绷匠。20年前和丈夫一起来了苏州,在平江路开了这家棕绷店,从此也有了一门糊口的生意和一个落脚点。
  据悉,做一张棕绷夫妻俩大概要花上1天,而最费事的就是拉棕线。一张床大约有140多个洞,每个洞要穿20根线,总共2800根棕线都要靠手工完成。厦春花说:“打棕绷是个苦活、累活,没有足够的细心和耐心是不行的,除去做床架的时间不说,光打孔和穿棕绳这两道工序,修一床棕绷起码也得花上半天时间。但是相比较席梦思而言,一张棕绷才卖到八九百元钱,确实是相当低廉的价格。记得当时有很多和我年龄相仿的人都学这一行,但是学得精的并不多。也有一些学是学精了,却吃不了苦,都接二连三地转行了。”
  现在,棕绷床似乎又“卷土重来”,老人、青年、儿童都爱睡棕绷床,她又过上了从早忙到晚的生活,尤其是夏天正值打棕绷床的旺季,她常常是忙得连午休的时间都没有。再者,红木家具大行其道的当下,藤绷椅面作为传统工艺被重新受到重视。厦春花现如今接到的不少订单就是帮红木家具镶嵌棕藤椅面,她说这样的工艺活还相当多,但要求都非常高,因为红木家具本身制作考究,与之相匹配的棕藤工艺当然不能掉了身价。
  说到打棕绷手艺的传承,厦春花无奈地摇摇头:“棕绷手艺是个体力活,老了咱也就干不了了,现在八零九零后的年轻人谁爱干这个呀,只怕这棕绷手艺没有后来人了。”但对于厦春花夫妻来说,棕绷这门手艺,是他们人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通过棕绷的变迁,夫妻俩也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发展。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
20120713.jpg
摄影:苏一品

《吴歈集录》的序(节选)


  □顾颉刚
  苏州的唱歌种类,约计之,有(一)昆曲,(二)皮簧,(三)梆子,(四)弹词,(五)打讪头,(六)摊簧,(七)宣卷,(八)扬州调,(九)东乡调,(十)说因果,(十一)女说书调,(十二)五更调,(十三)小热昏,(十四)百弗得,(十五)打连镶,(十六)奶奶小姐所唱的歌,(十七)乡村女子所唱的歌,(十八)农工及流氓等男子所唱的歌,(十九)儿童在家里唱的歌,(二十)儿童在学校里唱的歌。以上二十种,昆曲皮簧梆子都是戏剧,不在我们搜集之内。弹词是小说书,都弹唱一部很长的小说,也不必去搜集;但他们在弹唱小说之前,都有短的开篇,杂采史事及小说中语为之;这与奶奶小姐所唱的歌,形式实质却很相似,或者也可去采取;但我尚没有着手。宣卷摊簧打讪头,都同弹词一样,有长的,也有短篇的,我们也可想法把他们的短篇集来。扬州调可以不认为吴歌;但亦有吴人学唱,将来如能集得,可以做一个“附录”。说因果我只在玄妙观里看到一处,这一处又专唱《珍珠塔》,实质与弹词相同,不过用了绰板,音调特别罢了。小热昏者,逢到一件社会上宣传的事情出来,他便编做了长歌,在热闹地方放了一个凳,自己立在凳上唱起来。因其随口成词,唱又甚长,叫他复唱一遍,也不会一致;别人更不会记得,所以这种歌只是一时的。百弗得是劝人为善,音调也很特别;他所唱的也有印的单张,不过我还没有买,《五更调》也是唱时事的多,有的是打讪头唱的,有的是立在街头的歌者唱的,有的是工人及流氓唱的;大概拿一事的起初,算为一更,一事的进行状况,算为二更至四更,拿这件事的终局,算为五更。我因为和这辈人没法联络,所以还没有采到一首。东乡调是苏州的一处乡下人歌唱卖钱的生涯,我在小时候也听过,现在记不起来他唱的是什么;只记得他的乐器是胡琴罢了。女说书调有的是短篇的歌,有的是京戏。他们唱京戏时,用苏州的“二胡”来拉,二胡和“京胡”是不一样的,乐器既异,他们唱的也幼稚,所以有人称做“苏州二簧”。他们唱的短篇,或说妓院的苦,或说嫖客的无良,多能动人“哀矜勿喜”之心;却有可采的价值。不过我也同他们不接近,无可采集,仅在奶奶小姐们学来的唱歌里,集到二首。打连镶是一种舞蹈时的唱歌,也没有机会去听它。儿童在学校里所唱的歌,通行的唱歌集上已占去一半,不必写它;此外有关系吴中故事而传唱又甚广的,拟设法采它几首。
  说了上面的一大段话,可见我不独没有编纂考订的程度,乃至搜集的材料,也是极不完备。我现在所采集的,只是:
  (一)儿童在家里唱的歌;
  (二)乡村女子所唱的歌;
  (三)奶奶小姐们所唱的歌;
  (四)农工流氓等所唱的歌;
  (五)杂歌。
  这五种,照我现在的观察,要精密去采集,使他大致完备,可以有三千首;我现在不过得到十分之一。在意义上看来,儿歌纯粹是一种天籁,没有什么深厚的兴感。乡村女子歌里,情歌最多,亦最好。奶奶小姐们的歌里,结构比别类都茂密;说的人情世故,也都刻画入细。在形式上面,固然独创的也很多,但给识字女子做了,便接近到诗及弹词上面去,在精神上面,多不说私情而说功名,希望夫婿以科第得官; 或者自己极力振顿家事,求得丈夫面上的威光。这种情境,实在是乡村妇女想不到的。农工流氓所唱的歌,都欢喜滑稽取乐,或者奖励淫杀。在这许多里,都很可以看到社会状况的骨子里去。(节选自《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20120720.jpg

苏州观前大街的黄昏
□浮 萍
  当太阳落到苏州城墙脚下时,观前大街醒了。我说它醒,是因为太阳高照的时候,观前大街是很静的,是呆的,像睡去了一样;没有多少行人,没有热闹的市面。但是在黄昏时,整个的观前大街却动了,活了,是醒了过来;街上行人拥挤,每一家店铺中都有了顾客。
  所谓观前“大街”,在想象中应当是一条长而阔的街。然而在你到了苏州之后,便被证实你是想象错了。观前大街是东西向的街,东头顶着南北向的临顿路,西头抵着护龙街,那也是一条南北向的路。你从东头走到西头,脚步不必紧,六七分钟就可以走完。街的正中停放着人力车,将本已不很宽的街中分作两条;每边有两辆人力车可以并排行的那么宽。街的两旁有很狭的街阶,或人行道。若是你的身躯有我这样长,你在街阶上踱着时,你的帽子常会被悬着的招牌或招旗,或市窗的篷架碰掉。但是并不是它们被悬得太低,而是你太长了。因为若以苏州人的一般长矮比较,所悬的是并不低的。
  你从黄天源的楼上望观前大街,像从一幅完全的图画上看到图画的最精彩的一部分。西边街阶上来往的人很多,那么多,像是在挤着来去。其中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有美的,有丑的,但是很少不是衣服穿得很华丽的。上海所认为时新的衣样,苏州人都不会不在观前大街展览的。你看见人多拥挤,一定以为都是很忙的,但每人行路的脚步又都不急,你可以分辨得出女人脚上宫鞋上的绣花,分明告诉你这不过是来徘徊的。“荡观前”是苏州人每日生活中的重要生活。若是你认清几个脸,认清几种行路的步式,看见他们走向前去,从别人的身旁擦过,从街的这一边越过到那一边,但不久你又会看见你所认清的那脸,你所能分辨的步式,又踱回来了,还是那样的挤擦或是越过。黄昏时的观前大街是一条忙街,徘徊的人像血脉的流动,使观前大街活起来。(节选自《我说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7月 27日(星期五)
20120727.jpg

假山


  □叶圣陶
  佩弦到苏州来,我陪他看了几个花园。花园都有假山,作为园子的主要部分。假山下大都是荷花池。亭台轩榭之类就环拱着假山和池塘布置起来。佩弦虽是中年人,而且身子比较胖,却还有小孩心性,看见假山总想爬。我是幼年时候爬熟了这几座假山了,现在再没有这种兴致,只是坐定在一处地方对着假山看看而已。
  依传统说法,假山并不重在真有山林之趣,假山本来是假山。路径的盘曲,层次的繁复,凡是山上所有的景物,如绝壁,危梁,岩洞,石屋,应有尽有,正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谚语,在这等地方,显出设计的人的匠心。而假山的可贵也就在此。有名的狮子林,大家都说它了不起,就为那假山具有上面所说的那些条件。我小时候还没到过狮子林,长辈告诉我说,那里的假山曲折得厉害,两个人同在山上,看也看得见,手也握得着,但是他们要走到一条路上,还得待小半天呢。后来我去了,虽然不至于小半天,走走的确要好些时间。沿着高下屈曲的路径走,一路上遇见些“具体而微”的山上应有的景物。总之是层次多,阻隔多。就从这个诀窍,产生了两个人看得见而不能立刻碰头的效果。要堆这样一座假山当然不是容易事,不比建筑整整齐齐的房屋,可以预先打好平面和剖面的图样。这大概是全凭胸中的一点意象,堆上了,看看不对就卸下,卸下了,想停当了,再堆上,这样精心经营,直到完工才得休歇。然而不容易的事不一定做成功具有艺术价值的东西。在芝麻大的一粒象牙上刻一篇《陋室铭》,难是难极了,可是这东西终于是工匠的制品,无从列入艺术之林。你在假山上爬来爬去,只觉得前后左右都是石块,逼窄得很。遇见一些峭壁悬崖,你得设想自己缩到一只老鼠那样小才有味。如果你忘不了自己是个人,让躯体跟峭壁悬崖对照,那就像走进了小人国一般,峭壁悬崖再没有什么气魄,只见得滑稽可笑了。爬到“绝顶”的时候,且不说一览宇宙之大,你总要想来一下宽广的眺望吧,但是糟得很,什么堂什么轩的屋顶就挤在你眼前,你可以辨认那遗留在瓦楞上的雀粪。真山真水若是自然手创的艺术品,假山便是人类的难能而不可贵的“匠”制。凡是可以从真山真水得到的趣味,假山完全没有。
  看既没有可看,爬又无甚意趣,为什么花园里总得堆一座假山呢?山不可移。叠起一堆乱石来硬叫它山,石块当然不会提抗议。而主人翁便怡然自得,心里想:“万物皆备于我矣,我的花园里甚至有了山。”舒服得无可奈何的人往往喜爱“万物皆备于我”,古董,珍宝,奇花,异卉,美人,声伎,样样都要,岂可独缺名山?堆了假山,虽然眼中所见的到底不是山,而心中总之有了山了,于是并无遗憾。兴到时吟吟诗,填填词,尽不妨夸张一点儿,“苍崖千丈”呀,“云气连山”呀,写上一大套征求吟台酬和,作为消闲的一法。这不过随便揣想罢了,从前的绅富爱堆假山究竟是这个意思不是,当然不能说定。(节选自叶圣陶《假山》,《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6

主题

7433

帖子

7万

积分

村长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6394
威望
755
创作热情
1784
金币
29641

管理勋章

QQ
发表于 2012-8-8 10:51:3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20120803.jpg
摄影:丁嘉一

癸酉年南归日记


  □俞平伯
  十二日晨起,自至码头雇得 风船,游太湖边。其舟用橹,略领水乡之趣。穿城河行,过蠡桥后,渐入清旷,出五里湖后,眼界顿宽。舟人指点蠡园梅园独山等处,迳泊鼋头渚,时已近午,登岸游览苦热,亭台数处布置均佳。断崖插水,刻“包孕吴越”四大字。在舟中午饭。对渡小箕山,食未竟已到,广厅临湖,略堪凭眺。移泊梅园,以天热路不甚近,未入园纵览,拟赶乘六时余车赴苏。舟入城河后,河路拥挤,不得已在莲蓉桥下船,与环相失,寻觅良久不得,至返旅舍始遇,而赶车已不及,无聊之至,饮冰吃饭,消磨时刻。过八时后赴站待车,又值大雨,冒雨过悬桥。此行辄遇雨,殊属不巧。抵苏十一时许,赴铁路饭店时,仍雷电交作,幸未雨耳。
  十五日起亦早,乘马车偕游虎丘,后至西园观五百罗汉,似较在灵隐者尤巨伟。留园池水浓碧,语润儿以“绿净不可唾”之谛。一亭临水,两老树荫之,景致绝佳,小坐始行,绕园中一匝,归已逾午,未午食,以晨在冷香阁吃面已饱。小睡醒来,珣已留条入城先去,将改寓焉。至观前转至姊家,在松鹤楼叫菜四色至彼处吃晚饭。
  十七日十时入城至姊处,宝积寺访旧,塔倪巷近在咫尺,僧无识我者矣。忆儿时所见金刚似大于今日,无语裴回而出。下午约王啸缑表叔及二姨母游怡园,三姊亦勉往一游。此园树石池沼均佳,结构谨严似尚胜寒碧。赏玩移时,始各散去。独登北寺塔,生长吴下十六年中未一往,今始如愿。塔九级十八梯,登临一望,全郡在目,吴地人稠,故向南极目,惟见万瓦如鳞。西方则见虎丘塔及群山,北则田野,东则水光浮动,云系阳澄湖。下塔更至大殿一观三世佛,极巨伟,尚未毕工。北寺建自孙吴,云三吴首刹。晚饭后,姊辗转觅得一吹笛人翁松龄来(富郎中巷二十三号),灯前小聚,唱曲如下:《折柳》(平环),《思凡》(珣),《学堂游园》(瑛环),《拾画》(平)。曲终人散,忘却天涯萍絮矣,实则重会之期至亦在来年,此夕固可思也。返舍已近十时,得娴致珣书。(节选自俞平伯《癸酉年南归日记》,《吴门柳:名人笔下的老苏州》)
万事静中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关于我们|小黑屋|吴门影苑 ( 苏ICP备08004136号 苏公网安备32050802010783号 )

GMT+8, 2019-10-23 21:13 , Processed in 0.12979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